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六月初六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蒙元文化

祭祀文化

 

春季查干苏鲁克大典(一)

发布人:admin 点击数:6845
核心提示:
查干苏鲁克,是蒙古语,意为“洁白的畜群”。关于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来历,在鄂尔多斯有几种传说。

查干苏鲁克,是蒙古语,意为“洁白的畜群”。关于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来历,在鄂尔多斯有几种传说。一种是:成吉思汗刚到五十大寿之时,忽染贵恙,两月后方愈,遂谓从此了结八十一天的凶兆,便在三月二十一这天,拉起万群牲畜的练绳,用九十九匹白母马之乳,向九十九天祭洒,并将“溜圆白骏”涂沫成圣,谓之玉皇大帝的神马;另一种传说是:成吉思汗五十岁那年春天,碰上罕见的荒年旱月,成吉思汗认为春三月主凶,是个凶月,必须使之逢凶化吉,于是就用九十九匹白母马之乳,向苍天祭洒。将一匹白马用白缎披挂,使之成圣,作为“洁白的畜群”的象征加以供奉。以后每年举行这一仪式,便称之为“查干苏鲁克”祭典。在元代所著的《十福经典白史》中也明确地记载,“成吉思汗系母马九十九匹,洒祭鲜奶”。史书《水晶珠》中也写道:“成吉思汗五十岁之辛未年,属于客鲁连河畔之时,用宝马之初乳,向无上苍天献祭,并将此事好生定为法令,降旨蒙古全国而行之”。

据史料记载,成吉思汗以前他的祖先就用母马之乳洒祭苍天。成吉思汗于1211年,在客鲁伦河畔举行过查干苏鲁克大典。查干苏鲁克大典,是因为挤洒九十九匹白母马鲜奶而得此名。这一大典,也称“鲜奶祭”仪式。查干苏鲁克大典,是以萨满教的习俗继古老的祭天、祭祖仪式而延续下来的庆典、祭祀活动。庆典、祭祀活动意在祈求苍天和祖宗保佑人畜兴旺,大地平安。

一、大典概况

查干苏鲁克大典,农历每年三月十七至二十四日举行,其二十一日为主祭日,前后历时八天,是成吉思汗祭典中最隆重的一次。在大典期间,分布在鄂尔多斯各旗的八白宫集聚大伊金霍洛,参加大典。这也是八白宫分散到各地之后,每年集聚一次的盛大祭祀活动。这一庆典式的祭祀活动,具有多种礼仪和仪式,伊克昭盟盟长、济农及各旗札萨克都要前来参加,各地的群众来的最多,持续时间又长,是蒙古民族一年一度的盛大的祭典大会。关于参加大典的官员,北元时期规定,“圣主四时大典的祭祀中,可汗带十个朋友,济农带六个朋友,洪台吉带两个朋友,其他台吉们各带一个朋友前来祭拜”。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的公文中记载,给鄂尔多斯各旗摊派的祭品为:“圣主查干苏鲁克宴礼上,七旗敬献的酸奶、酒一百五十尊,祭天的溜圆白骏一匹,由济农敬献三尊酸奶,三斗糜子,九只全羊”。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达尔扈特亚门特给济农的书信中称:“济农方面应敬献的祭品为:查干苏鲁克祭典上敬献全马(母马)一匹,全羊八只,给溜圆白骏敬献白绸穗二十七只,熟黄糜一斗”。

查干苏鲁克大典中所举行的各种祭祀仪式包括:八白宫聚集仪式,嘎日利祭,祭天仪式、金殿大祭、巴图吉勒祭,招福仪式等等。这些仪式分几日进行。在大典期间,八白宫聚集的巴音昌霍格草滩蒙古包、帐篷林立,人山人海,人欢马叫,呈现一派热烈、壮观景象。

查干苏鲁克大典,不仅是成吉思汗祭祀活动,而且是一次群众大集会,也是大规模的集市贸易活动。在大典期间从各地来很多商人,铺开摊子做买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举行全盟盛大的那达慕大会,进行赛马、摔跤、射箭、文艺演出等各项活动,使大会更加隆重、热烈。

二、八白宫聚集

在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八白宫聚集在祭祀营地,称为“出游吉格”。“吉格”,原意是蒙古可汗、济农宫室坐落的地方,或是祭典旗幡徽号的祭坛。

在大伊金霍洛巴音昌霍格河东岸的草滩上,有三个地方分别被称为“上吉格”、“中吉格”、“下吉格”。“下吉格”也称“大吉格”。三个“吉格”分布在三四里长的草滩上。其“上吉格”象征着哈拉哈(喀尔喀)的成吉思图山东北的劳亥浩舒,“中吉格”象征着塔尔刚嘎以北的客鲁伦河畔,“下吉格”象征着宝日陶亥的鄂尔多斯。这三个地方,历史上曾经是轮流供奉八白宫的地方。其中鄂尔多斯为“大吉格”,是主持祭祀者所在地方。据说,。每过八十一年,八白宫要聚集一次,依次循环。为了纪念这种出游祭祀仪式,在巴音昌霍格草滩三个“吉格”上,每三年轮换一次“吉格”,在三个“吉格”上轮流聚集祭祀。

查干苏鲁克大典,从三月初十开始做准备。为了使分布于鄂尔多斯各地的八白宫按时运到“吉格”,达尔扈特的十八个贺希格派人在巴音昌霍格河上架一座桥。三月十五日,将存放在成吉思汗商更斡尔阁(珍藏白宫)中的宫帐木架取出,拿到巴音昌霍格草滩的“吉格”上架起来。三月十七日,木架上盖上大毡,外边再套上棕黄色的布或缎制做,并饰有青绿色流苏的外套。这就是八白宫聚集时,安放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的宫帐。

三月十七日这天,在草滩营地吉格上聚集的八白宫都要集中于大伊金霍洛。忽兰哈屯宫帐,于十七日由台吉和亚门特护送,用套四匹骏马的大车拉运到大伊金霍洛。同时,还用两辆普通车拉运忽兰哈屯宫帐所用的物品。

在起程之前,用三只全羊供奉忽兰哈屯灵柩,然后请到黄车上,运往伊金霍洛。护送的仪仗最前面由格赫庆、嘎拉其两个亚门特手举带穗子的小旗,后面是守护忽兰哈屯神物的达尔扈特八个亚门特,再后面是王爷、梅林、哈然札兰、赫亚等依次而行。护送仪仗都骑马而行。

忽兰哈屯宫帐十七日晚到达大伊金霍洛,绕成吉思汗宫帐顺转一圈,连车停放在成吉思汗宫帐东边的土丘之上。1910年(宣统二年),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俄罗斯学者札木斯日诺曾记载说:“十七日请来了成吉思汗的第二夫人忽兰哈屯宫帐。这是在车上把门向前开的、有黄缎外套的宫帐。宫帐后边随从着拿四面旗帜、两个太阳伞的十名骑手。看见护送宫帐队伍的达尔扈特人,从很远处跪拜叩头。忽兰哈屯宫帐,从后边绕成吉思汗宫帐,停放在东边”。当晚,为成吉思汗宫帐献全羊两只,为忽兰哈屯宫帐献全羊一只,还要献奉叫作“烤牲”的渗入圣酒的烤肠。

弓箭白宫、鞍辔白宫也在十七日来到成吉思汗宫帐跟前,安放在成吉思汗宫帐西边,各用一只全羊供奉。“准格尔伊金”(成吉思汗第三、第四夫人)白宫,宝日温都尔圣奶桶,溜圆白骏神马也都从准格尔旗于三月十七日前来到巴音昌霍格河东草滩的“吉格”附近,当晚各用一只全羊供奉。这些神物,等十八日成吉思汗灵柩进入吉格之后,才能正式进入草滩营地的吉格。“准格尔伊金”宫帐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前,准格尔旗向所属八个哈然、四十个苏木摊派任务,准备好套车所用的七头牛、供奉的全羊和其它祭品。“准格尔伊金”宫帐于三月十日起程,当天到德胜西,次日到达第一个驿站叫“呼木给阿玛”的地方,用一只全羊供奉;第三天到达名叫“哈日嘎纳陶勒盖”的驿站,用一只全羊供奉。这是属于达拉特的驿站,由达拉特旗准备全羊;第四天到达达拉特的名叫“呼和陶勒盖”的驿站,用一只全羊供奉;第五天经过准格尔召以东朝脑梁附近的驿站,到达准格尔召。由准格尔召提供二十斤白面的素供、四斗饲料;第六天到达曼加庙西面哈夏图河畔的乌肯章京家过夜;第七天,也就是三月十六日到达巴音昌霍格草滩,为十八日八白宫聚集于吉格,做好准备。宝日温都尔奶桶,安放在一辆牛车上,上面用白布遮盖,于三月十七日前从准格尔旗东部拉运到巴音昌霍格草滩,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

三、八白宫到吉格

三月十八日辰时,八白宫神物都要到吉格聚集。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从成吉思汗宫帐移入弓箭宫帐,再请到黄车上,用两至三匹白神驼拉着运往吉格。成吉思汗灵柩先放在弓箭宫帐,是表示守护弓箭白宫的浩尔其纳日达尔扈特仍在保卫着成吉思汗,圣主也关心他们。浩尔其纳日的祖先,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宿卫队。成吉思汗曾经说过:“宿卫乃守我生命也,放鹰行猎时辛劳焉,俾管宫室,徒时,住时,掌车辆焉”。成吉思汗灵柩送行仪仗有严格的规定。走在最前面的是背负成吉思汗弓箭的浩尔其纳日贺希格的两名达尔扈特人,其后是吉劳庆贺希格的达尔扈特人牵着银合马,马上备有成吉思汗的鞍鞯。1910年(宣统二年),札木斯日诺见到的是四匹银合马,其“两匹是成吉思汗的,两匹是哈屯的”。再后是请运成吉思汗灵柩的黄车。整个黄车包括车轮都要用宫帐从外面围起来,不许让车轮露出外面。黄车后是举着黄缎皇帝太阳伞和旗帜、“黑慕热”(天马旗)的达尔扈特队伍。忽兰哈屯灵车也跟在黄车后面,保持一定距离。其后,跟着济农和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王公、继位台吉们。仪仗队的最后和两边是从各地来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成千上万的蒙古族群众,形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上,前来瞻仰护送成吉思汗灵帐的牧民,向灵车频频叩头膜拜。黄车来到夏营地吉格上,将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灵柩从黄车上搬下来,安放在已搭好的成吉思汗金殿之中。弓箭宫帐也从黄车上卸下来,再把浩尔其纳日贺希格的两人背负的成吉思汗弓箭,安放在弓箭宫帐里。八白宫于三月十八日起行之前,用若干只全羊供奉,于辰时到吉格排列。在吉格上排列的宫帐,都面向南。民国时期,八白宫在吉格上的排列是:成吉思汗和孛儿帖格勒真哈屯白宫(亦称金殿)居中,往西是忽兰哈屯白宫、鞍辔白宫、弓箭白宫;往东是珍藏白宫、“准格尔伊金”白宫、宝日温都尔圣物,宝日温都尔的前面拴着溜圆白骏。八白宫奉祀之神在吉格上排列之后,分别用一只全羊供奉。1910年(宣统二年),俄罗斯学者札木斯日诺对查干苏鲁克会场进行了详细记载:“将几个宫帐从车上卸下来,搭在绿草滩上。把成吉思汗宫帐用棕黄色的面料套子套在外边。宫帐西北约有六“斯金”(一斯金等于2.134米)距离的地方搭起小包,将成吉思汗的弓箭安放在里面。弓箭宫帐前面牵四匹银合马的牧马人下了马,将几幅马鞍卸下来放在地上。宫帐后面停放黄车和骆驼,从那里往东北很近的地方安置了火房(珍藏室)。从那里往东与宫帐几乎在一条线上安置了忽兰哈屯,也遂哈屯、也速干哈屯白宫。所有的包门都面向南。从这里往东南方向约有一百“斯金”的地方设置了系母马的练绳。在这里竖起溜圆白骏的马桩。溜圆白骏马桩和系母马的练绳以北安放了叫“宝日温都尔”的奶桶。宫帐以北二十五“斯金”距离的地方,看见达尔扈特的包连成一片。中间为达尔古(长官)的包,东西两边排列的是其他达尔扈特的包。达尔扈特浩特后面是众多膜拜者的包、帐篷,再往后面是王爷台吉们和他们的随从人员下榻的地方。东边台地那边是汉人的集市,在那南边又是膜拜群众的宿营地”。三月十九日没有官方祭典仪式,是个人祭祀的日子。从各地专程来参加查干苏鲁克大典的官员、群众在司祭的达尔扈特亚门特的引导下,个别履行祭祀仪式。

四、嘎日利祭

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代,为祖先之灵进行焚食祭祀,称之为“嘎日利祭”。嘎日利祭,在查干苏鲁克大典期间于三月二十日晚举行。

1、祭祀主持。嘎日利祭由成吉思汗季子、家业(灶)继承人拖雷伊金奉祀之神的守护者,太师贺希格的“伊若勒其”(祝颂人、洪晋)“家官”主持进行。主持人的官衔,在历史上曾经有几种说法,即早期叫“济农之先生”,元朝时期叫“首席大臣”,后来为“家官”。在民国时期主持祭祀者是拖雷伊金宫帐守护者“鄂托克伊若勒其”。这里说的鄂托克,是指守卫和供奉拖雷伊金宫帐的一部分人的总称,“鄂托克伊若勒其”,是从前五大“鄂托克”氏族中专司祝祭的使臣。鄂托克伊若勒其来大伊金霍洛主持嘎日利祭时,领来“达尔罕赫亚”的小使。“达尔罕赫亚”为守护拖雷奉祀之神达尔扈特的职司。他是主持人的助手。二十日晚上,当嘎拉其达尔扈特把一匹母马用斧头砍倒时,达尔罕赫亚要立即跑上来用刀捅死。他还担负着搀扶鄂托克伊若勒其上马等别人不能代替的工作。

2、祭品。嘎日利祭典所用祭品,最早由蒙古各地提供。清朝以后,由鄂尔多斯各旗提供。按照所形成的习俗,嘎日利哈图(风干全羊、牺牲)的摊派为:鄂托克旗五只(绵羊),乌审旗七只,准格尔旗五只,杭锦旗七只,扎萨克旗五只,郡王旗九只,达拉特旗七只,共五九四十五只。其中三九二十七只献给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一九献给忽兰哈屯,一九献给“准格尔伊金”。同时,鄂托克旗要为当晚的嘎日利祭带来一匹全马,扎萨克旗要为忽兰哈屯带来一头全牛,准格尔旗要为“准格尔伊金”带来一头全牛。另外,鄂托克旗还要带来母马一匹,郡王旗还要带来黄脸绵羊左前腿一件,大腿一件,脖子一件,黄炒米三升,哈达五条,全用于嘎日利祭。所谓一九的哈图,就是从这些全羊中各取前脖一块、后脖一块、脊骨一根、桡骨一根、尺骨一根、腰侧三块、膝骨一根、跟骨一块、尾骨一块,共九部分组成。嘎日利祭的牲羊,要用酸奶洗过,拉到毛毡上领过牲(让其抖动身子),由嘎拉其亚门特杀掉,再将它的左前腿连蹄子煮上,在嘎日利招福仪式上使用。

3、祭典程序。嘎日利祭的程序,在文献资料《祭祀程序》中记道:“三月二十日祭祀,先献哈达,献神灯,献香,献酸奶圣酒三巡,祭洒鲜奶,锁闭圣主宫帐之门,绕宫三九(二十七)圈,复开宫门进内献神灯、献香,点燃火炬去嘎日利祭祀地,用火炬将三堆嘎日利之火点燃,在嘎日利之火中焚烧九个哈图全羊,献九尊圣酒,诵读《嘎日利金册》。将一条左前腿与尾巴、肚子、肥肠等放入奶桶,绕嘎日利的香火转三圈,手执燃剩之火炬唱着嘎日利之歌返回。将剩余火炬带回放入圣主的香火(灶)中。”

4、祭典的举行。在“鄂托克伊若勒其”的带领下,黄金家族的台吉们进圣主的金殿献哈达、神灯和香,献圣酒三巡,然后出宫锁闭金殿门。顺太阳将金殿转三九圈,再进金殿献神灯和香。伊若勒其大臣将《嘎日利金册》揣在怀里出门。金殿门外三步远铺着白毡,上边放着桌子。伊若勒其站在桌上,在达尔罕赫亚的搀扶下上马。台吉们从金殿香火点燃火炬,带上嘎日利全羊,敞开衣襟,用左边的偏胯坐在马鞍上,把脚后跟认在镫里,用小指勾着马鞭,食指勒着扯手,奔向吉格东北八百七十一步的名叫“嘎日利苏”(嘎日利壕)的地方。他们一路上横冲直撞,打散、砸烂路上的一切障碍。祭祀的人们到达之前,在举行嘎日利祭的地方,已准备了三堆木柴。每堆木柴上堆着都没有疤痕的干榆树根和渗透酥油的共九根木头。每堆间隔为九步,三堆木柴由南至北一条线上,分别为成吉思汗与孛儿帖格勒真哈屯,忽兰哈屯、“准格尔伊金”献祭准备的。祭祀的人们用火炬点燃三堆木柴,再将一九嘎日利祭品放进红火上焚烧,接着将全羊骨头(哈图牙苏)跟圣酒、酸奶混在一起焚烧。这时,伊若勒其诵读《嘎日利金册》,呼唤黄金家族过去的可汗、祖先之名号,向火堆九次祭洒食物,进行膜拜。焚烧食物祭祀祖先的习俗,由来已久。《元史》中记载:阴历末月十六,在焚食祭祀院里用马一匹、绵羊三只,并将奶酒、白酒,红色绣花蟒缎、金币、绸缎各准备三份,由朝廷首席大臣一人与萨满教圣人一同,以萨满教礼仪呼唤过去各可汗名字进行祭祀。

举行嘎日利祭典的伊若勒其,将全羊的一条左前腿、尾巴、肚子、肥肠等放入奶桶,绕嘎日利的香火转三圈,并将未烧尽的火炬带上,唱着《嘎日利之歌》返回,返回时不许回头看。祭祀的人们,将火炬放入圣主宫帐的香火(灶)里,把奶桶里的嘎日利全羊的德吉让大家分享。

5、招福仪式。参加嘎日利祭的人们从成吉思汗宫帐出发以后,在吉格上的成吉思汗宫帐中举行嘎日利招福仪式。这个仪式,蒙古语叫“达拉拉嘎”,是招福致祥之意。招福仪式举行之前,将牲羊用酸奶洗过,拉到毛毡上领过牲,由嘎拉其亚门特宰杀,将它的左前腿连蹄子煮好。招福仪式开始时,在成吉思汗的招福升里,倒入五谷,把带着蹄子的牲羊前腿插入其中。再把招福升放在牲羊的皮子上,由四个人扯着四角,一上一下地掀动着皮子,一边起舞,一边唱着《嘎日利达拉拉嘎之歌》。在嘎日利祭中,达尔扈特亚门特念诵平常献哈达、神灯、全羊、圣酒时的祝祷词以外,还要念诵《嘎日利金册》,唱《嘎日利之歌》和《嘎日利达拉拉嘎之歌》等。

 

 

 

 

祭祀文化

美食文化图集

祭祀文化图集

那达慕大会图集

鄂尔多斯婚礼图集

民间艺术图集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