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三月初一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芬兰人是匈奴人的后代?
内容详情

芬兰人是匈奴人的后代?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3-10 04:02:11 点击数:438
核心提示:

 国内乃至整个欧亚史学界都有一种猜测:芬兰(Suomi人)和匈牙利人(包括俄国的楚瓦什人)是匈奴的文化或血缘后裔。这种假说在中国某些民族主义者眼中口中心中逐渐变成了另一个说法:芬兰人是匈奴后裔,匈奴是古代的中华民族大家庭之一,所以芬兰人是中国人的后裔。每次看到这种说法,都会觉得有些啼笑皆非乃至哑口无言。于是,闲极无聊之际,便随手写了一点东西考证一下这种很无稽的说法有百分之几的可能性会是事实。

首先,我想从语言学上来考证一下这种说法。芬兰语是属于乌拉尔语系的芬兰-乌戈尔语族(Suomalais-ugrilaiset kielet),这种语族的三大代表语言分别是芬兰语(Suomi语)、爱沙尼亚语和匈牙利语。爱沙尼亚语则分为南北两大方言,其中首都塔林一带的北方方言则是作为爱沙尼亚语的标准语,这种方言的使用者据说可以和芬兰语使用者在很大程度上互相理解对方说话的大致意思(只是据说,从没遇见过爱沙尼亚人,因此无从验证)。

而匈牙利语则很明显只是从语法角度与芬兰语近似,在使用的词汇、具体字母发音上都与芬兰语大相径庭。不过无论如何,比起史料匮乏无从考证语言起源的芬兰,考证这两个史料较全的语言形成,也可以间接证明芬兰语的起源。而国内一般看作是匈奴直系后裔的匈牙利人,在语言上又是否真的继承了所谓的古匈奴语呢(先避开不谈匈牙利人是否真实匈奴后裔不谈)。

古匈奴语究竟是什么样子已经无从考证,这从欧洲的历史研究者直接将匈奴的拉丁学名用汉语拼音(xiongnu)来记录就可见一斑,不过蒙古史学界和俄国史学界则普遍认为蒙古人虽然不是匈奴后裔,蒙古文化和语言形成却是直接被匈奴文化所影响的,所以也就是说至少近900年在语言体系上没有出现大的变化的现代蒙古语(暂以更接近古典蒙古语的内蒙古察哈尔语来作为基准,而前面所说的蒙古语没有出现大的变化则可以用受蒙古文化催生的满语分支的锡伯语在词汇和语法上仍与察哈尔语有极大一致性来验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古匈奴语的某种延续(这一点其实有一个更明显的例子,那就是同样受匈奴文化影响并在公元663年之后完全不见于史料记载的鲜卑族直系后裔青海土族人,至今在语言分类上仍被归入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东蒙古语支)。

而蒙古语与匈牙利、芬兰语是否有相似之处呢?从目前的语法研究来看,这几种语言虽然不是同一语系(蒙古语是阿尔泰语系,匈牙利语同芬兰语是乌拉尔语系,但阿尔泰-乌拉尔语系归入一个语系的争议在学术界一直存在),但确实有一点相似性,主要的相似性就是两者同为胶着语,清浊软腭擦音、形容词格变化等现象也几乎只有这两种主流语系才发生。但也仅此而已。词汇上这两大语系公认没有一致性。于是,这两种语系的上述一致性就很好解释了:

欧亚乃至北美的北方民族语言,在语法上全都大体一致,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拿过地球仪来转一下,东到爱斯基摩人所生活的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然后向西穿过白令海到达西伯利亚和日本、朝鲜半岛、中国东北,再向西到达内外蒙古、中亚五国,再向西到达土耳其,穿过黑海到达芬兰、匈牙利、爱沙尼亚,这些地域由于史前冰封期以来的邻近性和一贯性,不但语法体系,甚至原始宗教(请留意,这些地区直到现在都残留有具有自我文化特色的萨满崇拜)都几乎一致。而史前人类的迁徙和交流所形成的语言一致,显然与纪元前后的匈奴西迁并无直接原因。(其实关于匈奴西迁并在俄国的亚洲部分扎根还是有很多史料可以间接证明的,但这篇小文已经远超我的想象变得又臭又长了,还是留待以后再解释这些吧)

虽然已经变得又臭又长了,还是不能只用语言来论证芬兰和匈牙利是否是匈奴后裔(爱尔兰和苏格兰都是凯尔特人,但现在都讲日耳曼语族的英语;中南美印第安人是蒙古人种,但现在都讲罗曼拉丁语族的西班牙语;法国北部从血统来讲更倾向于日耳曼部落的高卢人,但现在也讲罗曼拉丁语族的法语而不是日耳曼语族的高地德语。因此语言不能完全证明血统)。

所以只能从DNA上来验证了。事实上,由于芬兰本国并不认为自己来源于东亚(听芬兰人说过祖上可能来源于亚洲的假想,但这里所谓的亚洲显然最东不超过乌拉尔山东麓),所以虽然现在中国就有具2300年前的匈奴人干尸,却从没被欧洲专家们用于匈奴人和芬兰人的DNA类比测试,但在2006年法国和匈牙利的专家进行过。

匈奴人干尸与现代蒙古人、土耳其人、雅库特人、匈牙利人的DNA类比测试,结果最接近古匈奴人DNA的是现代蒙古人,也就是说匈奴人的DNA是属于北方黄种人(具体特征就是皮肤为与白种人相近的白色肌肤,但鼻梁较矮、眼睑较细长、颧骨的黄种人特征明显,甚至可能婴儿存在蒙古癜现象),与现在的匈牙利人、芬兰人完全不同。再者,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之所以认为芬兰人和匈牙利人是匈奴后代,直接证据只是欧洲人对芬兰人和匈牙利人的称呼(芬人Fin、匈人Hun),而这两种称呼也正是古代亚洲地区对匈奴人的称呼。好了,这次终于可以进入最后的讨论了(总算快结束了...手都疼了):我们只要弄清古代的Fin和Hun究竟是指什么人就可以了。

从古罗马历史学家Tacitus(塔西陀)残留的文献可以看出,被古罗马称为Fin的人就是接近北极圈的所有原住民族人的通称,而Hun则是北方征服民族(游牧民族)的通称。而且塔西陀这位慈爱的老伯同时考证,在公元前3000年芬兰就已经生活着这些可爱的Fin人了。鉴于古罗马和亚洲一直有贸易往来,我们完全可以大胆假想Fin或Hun这些词汇是属于欧亚大陆已开化民族对北方民族的共通蔑称,而绝非单指某一民族。

于是,在纪元前3000年就在芬兰定居的芬兰人,与公元160年左右才向欧洲迁徙的匈奴(其实从这个词的奴字就能看出这明显是对北方游牧民族的蔑称而非特指一个单一文化民族),不是没可能在文化上有一定的互动,但至少不太可能存在祖先与后裔的这种血缘关系。另,最近来自欧洲的一个新的DNA研究表明,欧洲人的线粒体DNA的单体型以H、U、J、T居多,而芬兰人则和中国云南的彝族人相似,都是N1居多。所以欧洲一些史学家最近的大胆推论是在最后一次冰封时代的结束前后,彝族男人大批迁移到芬兰,并和当地土著女性结合,形成现今的芬兰人。只不过,这种说法,各位看官看了又有几个人敢去相信呢?(难道从云南到芬兰沿途都没有别的民族了?难道冰封时期的古代人被冻得没有了就算到处都是冰河,赤道的地表温度也比北方高的常识,于是不向南反而向北逆行?)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