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七月初二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陵.com www.成吉思汗陵.com
首 页> 新闻中心> 红胡子父亲
内容详情

红胡子父亲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7-07-15 10:37:00 点击数:863
核心提示:

     父亲是红胡子,对作胡子的经历,他是讳言的。我看史料,存续近百年的红胡子多数走的是强盗行径,但我相信,父亲是有梁山好汉色彩的侠义之盗。红胡子被剿灭后,父亲娶了20岁的母亲,时年他已38岁。是娶还是抢,他和母亲都不曾提,我有时会想象一个蛮横的土匪抢婚一个良家妇女,竟觉得浪漫。

粗暴和野蛮也许在父亲做胡子时已经用了尽,他对母亲极其温柔。母亲身体不好,家务活父亲是亲力亲为的,显然这并不符合那个时代普通蒙古家庭的生活逻辑,但父亲却始终以这种方式心疼母亲。哥哥姐姐出生后,很小便开始做家务,我比大姐小近20岁,是家庭里受优待的对象。

父亲见过世面,会说汉语。今天看似普遍的双语人才,在半个多世纪前偏远的嘎查里凤毛菱角,父亲经常参与到嘎查间,族际间的纠纷调解中,为民族争取利益,颇受尊重。

在小村庄里,父亲是拥有大格局的人,他重视教育的程度,远大于其他村民。我七八岁,他就把我带到生活和教育条件都较好的叔叔家,开始了今天所说的陪读生活。两家相聚上千里,受交通,教育的局限,我们无法定期回家探望。父亲说想家,我知他是不放心体弱的母亲,但又不舍得我一个人异地求学,我们就一起回到故乡,回到母亲身边。

也许是我受了比较好的启蒙教育,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从文学到数学,地理到化学,我样样精通,高中文理分科,两个班主任为争抢我到自己班里而大动干戈,父亲很为我骄傲。           

上中学后,我住校了,父亲隔三差五赶着马车带着干粮去看我,同学见了,笑说爷爷来看我了,父亲那时70岁,秃顶,白胡子,确实是一个爷爷的年纪。我上课,他就在宿舍里等我,温和极了。我至今搞不清红胡子是枪上拴的穗子,还是土匪们的面具,总之,父亲是白胡子。

高中毕业,我离奇地考上北京的大学,父亲喜出望外,他的人生算是有了寄托和希望。他和大哥一起生活,偶尔有矛盾冲突,父亲总说,我不用你们管,娜沐汗管我,娜沐汗是大学生。让我心疼的是,我大学毕业仅一年,自己糊口尚且困难,未来得及管父亲,父亲就去世了。但父亲走的时候应该是放心的,因为他心爱的母亲,有人管,有我管。我偶尔给母亲一些钱,母亲换点烟,或租个马车在村庄里转转,炫耀我的孝道。再后来,我离家很远,母亲未能到我的家里来看看,我偶尔回家,躺在母亲的身边,听母亲讲父亲,哪怕40岁,我都像孩子一样。遗憾的是,母亲离世时,我未能见她最后一面,不知父亲会不会原谅我。                    

回故乡远远看到父母的两座坟,就像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常常会有热流涌上心头。

 

 

两座坟

 

那晚我选择离开,

在枯藤老树的角落安顿下来,

几只喜鹊在树上筑了巢,

如若有事,

我会让她们带话给你,

或者让风。

 

从抢你回来的那一天起,

就知道通往天堂的路上我会先行,

原谅我的私心吧,姑娘,

红胡子需要你来压寨,

感谢你养育了我的后代。

 

如今他们帮我修了这座坟,

在这里我很安逸,

离你不近,离你不远,

寨子里的事情我不再过问,

子孙们的生活,也交由他们自己。

 

唯独不放心你,我的姑娘,

担心你夜里会害怕,

想接你来,又知你还得压寨,

毕竟,你在,家就在。

 

十几年,

我太寂寞了,姑娘,

昨让喜鹊带话给你,

一早就听到孩子们送你来,

我心生欢喜,不再惦记。

 

你不要害怕,

我就在你的身旁,我的姑娘,

炕暖暖的,酒热热的,

让两座坟相依着,

我们听风带来的故事。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陵旅游区官网农家乐周边游长沙旅行社湖北恩施旅游承德旅游网锦州旅游网朝阳旅游网沈阳旅游网大连旅游网营口旅游网

湖北旅游网携程旅行网e龙旅行网盘锦市旅游网云南旅游网虚拟旅游平台四川旅游网中国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