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八月十六 本站中文域名:www.成吉思汗陵.政务
首 页> 新闻中心> 元朝的后妃与公主
内容详情

元朝的后妃与公主

发布人:高娃 发布时间:2018-06-29 09:02:00 点击数:1992
核心提示:

       元朝宫闱中的后妃、公主是皇族的成员,可以说是妇女中的最高阶层,有着特殊的地位。

元朝历代皇帝都有不少后妃。 成吉思汗的“后妃有五百左右,她们是他从各部落中取得的。 若干后妃是他按照蒙古婚礼娶来的,但大部分却是他征服各国、各部落时虏掠来的”(拉施特《史集》第1卷第2分册,商务印书馆,1983,85页)。 成吉思汗后宫有皇后(蒙语称为“可敦”)称号的至少有二十馀人(《元史》卷106《后妃表》)。 “但是作为长后与获得充分尊敏的”只有五人,分别称为大皇后、二皇后、三皇后、四皇后、五皇后,其中大皇后孛儿帖地位最高。 皇后以下则是为数众多的妃子(拉施特《史集》第1卷第2分册,85—91页)。 窝阔台汗“有许多皇后和六十个妃子。 但著名的正后有四人”(拉施特《史集》第2卷,6页)。 以后诸帝往往亦有数位皇后,但必有一位大皇后,地位最高,蒙语称为“也可合敦”。 皇帝的妃子似无固定的名额,是否分等级,缺乏明确的记载。

从现存的记载来看,元朝诸帝的后妃,主要是蒙古人。 但后妃中也有少数来自其他民族,如高丽、钦察(色目的一种)等。 据考,元朝宫闱中高丽后妃先后有六人(喜蕾《元代高丽贡女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3,84—85页)。 大皇后除个别例外,都来自蒙古弘吉剌部。 这是因为成吉思汗的皇后孛儿帖出自弘吉剌部,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的过程中,弘吉剌部是坚定的支持者,因此,在建国后,成吉思汗下旨:“弘吉剌氏生女世以为后,生男世尚公主。 ”(《元史》卷118《特薛禅传》)

与农业民族相比,古代蒙古社会中,妇女有较高的地位,这在宫廷生活中也有所表现。 据波斯史家记载,在推举蒙哥汗的忽里勒台上,蒙哥汗御座的右边,“宗王们像灿烂群星般地群立”,“在他的左边, 坐着他的仙女般的后妃们”(《史集》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5,244页)。 13世纪中期,前往蒙古的西方教士鲁不鲁乞在哈剌和林的宫殿里觐见蒙哥汗时,“大汗本人坐在北面一块高起的地方,因此他可以被每一个人看到。 ……在他的右边,即西边,坐着男人们,在他的左边,即东边,坐着妇女们”。 “男人们”是“他的儿子和兄弟们”,“妇女们”则是“他的妻子们和女儿们”。 但“只有一位妻子坐在他旁边,不过,她坐得有他那样高”(《出使蒙古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195页)。 忽里勒台是决定国家大事的场所,宫殿是举行重大仪式的场所,女性都可出席。 可见,蒙古宫闱中的女性对政治事件有一定参与的权利。

元朝有不少皇后、皇太后,在政治上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 在成吉思汗铁木真崛起和建国过程中,他的母亲诃额仑和妻子孛儿帖都扮演过至关重要的角色。 窝阔台汗之妻脱列哥那,人称六皇后,在窝阔台死后“称制”五年,成为蒙古国的实际最高统治者,直到第三代大汗贵由选出为止。 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之妻唆鲁禾帖尼, 生下四个儿子:蒙哥、忽必烈、旭烈兀和阿里不哥。 蒙哥和忽必烈分别是蒙古国的第四、第五位大汗,旭烈兀则是伊利汗国的创始者。 蒙哥成为第四代大汗,正是她精心策划的结果,汗位从此由窝阔台家族转移到拖雷家族,开启了蒙古国历史的新时代。 忽必烈的皇后察必,“鄂渚班师,洞识事机之会。 上都践祚,居多辅佐之谋”(《元史》卷114《后妃列传一》)。 讲的是蒙哥死后,忽必烈与兄弟阿里不哥争夺汗位,这是忽必烈政治生涯中带有关键性的事件,而察必在此过程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察必“性明敏,达于事机,国家初政,左右匡正,当时与有力焉”(同上)。 也就是说,她积极协助忽必烈治理国家,做出了贡献。 武宗海山、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的母亲答己,是忽必烈之孙答剌麻八剌的妻子,答剌麻八剌早死。成宗铁穆耳病死,答己与爱育黎拔力八达在部分贵族、大臣支持下发动政变,夺取皇位,并商定兄弟相继。 在武宗朝是三宫(皇帝、皇太后、皇太子)鼎立,而仁宗朝则形成皇太后与皇帝共治天下的态势。 也就是说在武宗、仁宗两朝,答己在政治生活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元史》卷205《奸臣列传·铁木迭儿传》)。 可以看出,在蒙古国和元朝的政治生活中,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都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特别是皇位更迭时,皇后或皇太后、太皇太后有时会扮演决定性的角色。

蒙古族和历史上其他游牧民族一样,实行收继婚。 成吉思汗的宠妃木格,后来为窝阔台汗收继,成为他的三皇后(志费尼《世界征服者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282页)。 拖雷死后,窝阔台汗曾想将兄弟的遗孀唆鲁禾帖尼嫁给自己的儿子贵由,但遭到婉言谢绝(《史集》第2卷,111—112页)。 可知在蒙古前四汗时代,后妃中亦有收继现象。但从忽必烈朝起,似已绝迹。

早期蒙古大汗的后、妃、公主居住在营帐中。 13世纪30年代出使蒙古的南宋使臣说:“其居宆庐 (即毡帐), 无城壁栋宇, 迁就水草无常。……主帐南向独居前列,妾妇次之,伪扈卫及伪官属又次之。 凡鞑主猎帐所在,皆曰窝里陀。 其金帐(柱以金制故名)凡伪嫔妃与聚落群起,独曰:大窝里陀。 ”(彭大雅、徐霆《黑鞑事略》)“窝里陀”又译作“斡耳朶”。13世纪中期, 前往蒙古的欧洲教士报道更为详尽:“当一个鞑靼人有许多妻子时,每一个妻子有她自己的帐幕和家属”,丈夫就在妻子帐幕中轮流生活(加宾尼《蒙古史》,《出使蒙古记》,18页)。 金帐汗国的创始者“拔都有二十六个妻子,每一个妻子有一座大帐幕,另外还有其他的小帐幕,安置在大帐幕后面供仆役们居住,每一座大帐幕,拥有足足二百辆车子。 当他们安置帐幕时,正妻把她的帐幕安置在最西边,在她之后,其他的妻子按照她们的地位依次安置帐幕, 因此地位最低的妻子把帐幕安置在最东边。 一个妻子与另一个妻子的帐幕之间的距离,为一掷石之远”(鲁不鲁乞《鲁不鲁乞东游记》,《出使蒙古记》,113页)。拔都如此,蒙古大汗的游牧营帐亦应如此。 到了第五代大汗忽必烈时代,营建上都(在今内蒙正蓝旗境内)和大都(今北京),修造华丽辉煌的宫殿,实行两都巡幸制度。从忽必烈时代起,后、妃主要生活在大都和上都的宫殿中,过着极其奢侈的生活,有大量的宫女、宦官为她们服务。 忽必烈时代访问中国的旅行家马可·波罗说:“四妇 (指忽必烈的四位皇后— —引者)各有宫廷甚广,各处至少有美丽侍女三百,并有勇武侍臣甚众,及其他男女不少,由是每处合有万人。 ”(《马可·波罗行纪》,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198页)

 

元朝后妃在经济上享有特权。 元朝设有若干专为宫闱日常生活服务的机构,主要有“掌供玉食”的宣徽院,“掌成造金玉珠翠犀象宝贝冠佩器皿,织造刺绣段匹纱罗,异样百色造作”的将作院等(《元史》卷88《百官志三》、卷89《百官志四》)。 元朝的制度,“凡诸王及后妃、公主,皆有食采分地”(《元史》卷95《食货志三·岁赐》)。 所谓“食采分地”,即分封制度。 凡享受封地及封户的后妃、宗室称为“位下”,贵族、功臣称为“投下”。 “中宫(皇后)位下”拥有大量资产,有巨额的收入。 元朝中央设有 中 政 院 ,秩 正 二 品 ,“掌 中 官 财 赋 、营 造 供 给 ,并 番 卫 之 士 ,汤 沭 之邑”。 中政院之下分设若干机构管理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各种资产和劳动者,“以其赋尽归中官”。 其中如翊正司,“掌怯怜口民匠五千馀户,岁办钱粮造作,以供公上”。 又如管领大都等路打捕民匠等户总管府,管辖人户一万五千有奇。 管领本位下怯怜口随路诸色民匠打捕鹰房都总管府,“掌怯怜口二万九千户, 田万五千馀顷, 出赋以备供奉营缮之事”。 中政院系统内最庞大的机构是江浙等处财赋都总管府,“掌江南没入赀产,课其所赋,以供内储”(《元史》卷88《百官志四》),这是武宗至大元年(1308)“以没入朱清、张瑄田产隶中宫”而专门设立的。 朱、张二人原是海盗,降元后经营海运,富可敌国。 仅松江一地,没收朱、张地土交纳国家的税粮即达十馀万石之多,地租收入可想而知(王艮《议免增科田粮案》,《〔正德〕松江府志》卷6《田赋上》)。 隶属于“中宫”的还有管领诸路怯怜口民匠都总管府,“至元七年, 招集析居从良还俗僧道,编籍人户为怯怜口,立总管府以领之。十四年,以所隶户口善造作,属中宫”(《元史》卷89《百官志五》)。此外,元朝还设有江淮等处财赋都总管府,这是灭南宋后,“以宋谢太后、福王所献事产,及贾似道地土、刘坚等田,立总管府以治之”(同上)。 其隶属关系先后有变化,后来隶属于皇太后位下。 “大抵财赋之隶东朝者,不总于大农,而使数官岁集楮泉三百馀万缗、米百馀万石于江淮数千里之地,其责亦剧矣”(陈旅《江淮等处财赋都总管府题名记》,《安雅堂集》卷8)。 “东朝”指皇太后宫,江淮总管府每年收入中统钞三百馀万贯,米百馀万石。 综上所述,可知元朝皇后位下、皇太后位下的赀产是极其庞大的。 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

元朝还有一种奇特的制度,即前朝皇后的斡耳朶。 成吉思汗的正妻都有自己的营帐,即“斡耳朶”,有四大斡耳朶。前面提到,成吉思汗最受尊敬的有五位皇后,分别主持四大斡耳朶,其他后妃分属四大斡耳朶(《元史》卷106《后妃表》)。成吉思汗死后,四大斡耳朶继续存在,而且受到历朝皇帝的优遇,蒙哥汗朝分封中原户口、世祖朝增封江南民户,太祖四大斡耳朶都在受封之列,以后诸帝沿袭这一制度。 如世祖亦有四斡耳朶,分别由他的几位皇后掌管;成宗时,世祖四斡耳朶都分封民户。 成宗、武宗、仁宗、英宗、明宗的皇后亦都有斡耳朶,元朝政府设有专门机构管理这些斡耳朶。如长庆寺“掌成宗斡耳朶及常岁管办禾失房子、行幸怯薛台人等衣粮之事”;长秋寺,“掌武宗五斡耳朶户口钱粮营缮诸事”;承徽寺,“掌答里麻失里皇后位之事”,答里麻失里是仁宗的皇后;长宁寺,“掌英宗速哥八剌皇后位下户口钱粮营缮等事”;宁徽寺,“隶八不沙皇后位下”,八不沙是明宗的皇后,这些机构都是正三品(《元史》卷90《百官志六》)。此外还有长信寺,置于大德五年,“领大斡耳朵怯怜口诸事”,似指世祖斡耳朶(同上)。每个斡耳朶都有大量财产,拥有属于自己的分地、封户。 太祖、世祖的斡耳朶,可以征收五户丝(北方)、户钞(南方),每年都有固定的“岁赐”(银和丝织品)。 以太祖大斡耳朶为例,“岁赐,银四十三锭,红紫罗二十匹,染绢一百匹,杂色绒五千斤,针三千个,段七十五匹,常课段八百匹。 五户丝,乙卯年,分拨保定路六万户。 延祐六年,实有一万二千六百九十三户,计丝五千二百七斤。 江南户钞,至元十八年,分拨赣州路二万户,计钞八百锭”(《元史》卷95《食货志三·岁赐》)。成宗以下历朝的斡耳朶虽不如太祖、世祖斡耳朶收入之多,但亦相当可观。元文宗至顺元年(1330)八月,“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言:‘臣等比奉旨裁省卫士,今定……累朝旧邸宫分饔人三千二百二十四人,当留者千一百二十人。媵臣、怯怜口共万人,当留者六千人’”(《元史》卷34《文宗本纪三》)。“累朝旧邸宫分”,即列朝皇后斡耳朶。 “饔人”指从事烹调者,即厨师。“媵臣”指陪嫁的人员。“怯怜口”是家奴。 文宗时代,列朝斡耳朶直接统属的以上三类人员即达一万三千馀人,精简后尚有七千馀人,其组织之庞大是很惊人的。

诗人杨允孚记每年上都开平大聚会时写道:“先帝妃嫔火失房,前期承旨达滦阳。 车如流水毛牛捷,韂缕黄金白马良。 ”下注:“火失,毡房,乃累朝后妃之宫车也”(《滦京杂咏》卷下),即指累朝斡耳朶而言。由诗人描写可以看出累朝斡耳朶声势之盛,实际上反映了其经济实力之雄厚。 另有记载云:“火室房子,即累朝老皇后传下宫分者。 ……国言火室者,谓如世祖皇帝以次俱承袭皇后职位,奉宫祭管斡耳朶怯薛、女孩儿,关请岁给不阙。 ”可以相印证。 到元末顺帝朝,有“十一室(宫)斡耳朶”之说,但具体已难细考(熊梦祥《析津志辑佚》,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217—218页)。

皇帝的女儿称为公主。 “元室之制,非勋臣世族及封国之君,则莫得尚主”(《元史》卷109《诸公主表》)。 公主下嫁的“勋臣世族”,主要是蒙古族中的弘吉剌部、亦乞列思部、汪古部等部首领,“封国之君”主要是高丽、畏兀儿等部君主。 宗室之女亦称公主,这是元朝特有的制度:“秦汉以来,惟帝姬得号公主,而元则诸王之女亦概称焉,是又不可不知也。 ”(《元史》卷109《诸公主表》)宗室之女的婚姻常由皇帝指定,嫁给蒙古或色目权贵。 例如,忽必烈时期,畏兀儿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入朝,“上嘉其功,锡以重赏,妻以公主曰巴巴哈儿,定宗皇帝之女也”。 火赤哈儿的斤战死,忽必烈其“赐〔其子纽林的斤〕金币巨万,妻以公主曰不鲁罕,太宗皇帝之孙女也。主薨,又尚其妹曰八卜叉公主”(虞集《高昌王世勋之碑》,《道园学古录》卷24)。钦察人创兀儿与北边诸王交战有功,武宗“命尚雅忽秃楚王公主察吉儿”(虞集《句容 郡王世绩碑 》,《道园学古录》卷23)。文宗以权臣伯颜功大,“特命尚世祖阔阔出太子女孙曰卜颜的斤”(《元史》卷138《伯颜传》)。

在众多元朝公主中,有两位是值得特别重视的。 一位是太祖成吉思汗之女阿剌海别吉,她“明睿有智略,车驾(指成吉思汗— ——引者)征伐四出,尝使留守,军国大政,咨禀而后行,师出无内顾之忧,公主之力居多”(《元史》卷118《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传》)。 据出使蒙古的南宋使臣

说,“其国(白鞑靼,即汪古部— —引者)乃鞑主成吉思之公主必姬权管国事。 ……有妇士数千人事之,凡征伐斩杀皆自己出”(赵珙《蒙鞑备录》)。 “必姬”即别吉。 成吉思汗每次出征,都要率诸子同行,“留守”后方的重任,就交给阿剌海别吉负责,因而号称“监国公主”。 她在大蒙古国初期政治生活中起过重要作用,后人称颂她“神明毓粹,智略超凡,决生运筹, 凛有丈夫之风烈”(程钜夫 《追封皇高祖姑赵国大长公主制》,《雪楼集》卷3)。 元朝中期有一位公主祥哥剌吉,是武宗海山、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的同胞姐妹,受封为鲁国大长公主,她的女儿是文宗的皇后。 因此,祥哥剌吉在朝廷中备受尊崇,她曾两度遣使祭祀孔庙。她喜爱中原传统的书画艺术,收藏了前代和元代书家和画家的大量作品。 英宗至治三年(1323)三月,“鲁国大长公主集中书议事执政官,翰林、集贤、成均之在位者,悉会于南城之天庆寺。 ……酒阑,出图画若干卷,命随其所能,俾识于后。 礼成,复命能文词者,叙其岁月,以昭示来世”。 这是一次以女性作主人的文人雅集,参与者大多是当时有名的学者、诗人。 在宴会之馀,鲁国大长公主拿出自己收藏的书画,请与会者题跋(袁桷《鲁国大长公主图画记》,《清容居士集》卷45)。 这次雅集,是元代文化史上的一件盛事。 祥哥剌吉的收藏品上,钤有“皇姊珍玩”、“皇姊图书”印,有些一直流传至今。 傅申《女藏家皇姊大长公主— —元代》(台北《故宫季刊》第13卷第1期)、姜一涵《元代奎章阁及奎章人物(台 北 联 经 出 版 事 业 公 司 ,1981) 第1章 第2节 “元 宫 廷 艺 术 的 播 种者— —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对此有所论述。 祥哥剌吉是一个蒙古女性,却能钟情于书画收藏,在艺术史上自有其值得重视的地位。

公主亦有“食采分地”。 从成吉思汗时代起,蒙古统治家族世代与几个“勋臣世族”通婚,凡是嫁给汪古部首领的公主都享有赵国公主的称号,凡是嫁给弘吉剌部首领的公主都给有鲁国公主的称号,凡是下嫁亦乞烈思的公主称为昌国公主,凡是下嫁弘吉剌部支系赤窟及其后人的公主均称郓国公主。 窝阔台汗灭金以后,在“丙申年”(1236)向贵族功臣分封中原民户,其中“赵国公主位”、“鲁国公主位”、“昌国公主位”、“郓国公主位”共分拨九万二千馀户,征收五户丝。 全国统一以后,又分拨江南民户,四公主位下共十三万四千户,征收户钞(《元史》卷95《食货志三·岁赐》)。据记载,“丙申年”分封的民户共七十六万左右,成吉思汗诸子、诸弟所得份额最大,但诸公主所占比例亦是相当可观的。这些公主位下的分封所得,便由后代得到同一称号的公主继承。以后历朝对公主仍不断分封土地、人民。例如,蒙哥汗之女独木干,嫁给汪古部首领,“丁巳年分拨平阳一千一百户”。“丁巳年” 是蒙哥汗七年(1257)。元朝灭南宋后又得到江南一千四百户,计户钞五十六锭(同上)。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是武宗海山的妹妹,至大二年(1309),武宗赐给她平江(今江苏苏州)稻田一千 五百顷(《元史 》卷118《特薛禅传》)。“中宫”位下和历朝皇后的斡耳朶、公主位下,实际上都是特殊的封建领主(《元史》卷106《后妃表》)。

收继婚亦见于公主婚姻中。 上述阿剌海别吉在丈夫死后,曾几次改嫁 (周清澍 《汪古部与成吉思汗家族世代通婚关系》,《元蒙史札》,132—140页)。 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受中原传统文化感染,丈夫死后守节不嫁,元文宗下令表彰说:“蚤寡守节,不从诸叔继尚。”说明直到元代中期,公主婚姻中收继婚仍是流行的(《元史》卷33《文宗本纪二》)。

文章来源:转载自互联网


相关信息

成吉思汗陵旅游区鄂尔多斯生态动物园恩格贝生态示范区蒙古源流旅游区康巴什旅游区携程旅行网